设为首页
热门搜索:重庆地区第一门户 
本网供稿:2205084@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女人
 

重庆最牛女炊事员!她用拿锅铲的手握笔,一写几十年

来源:  日期:2019-11-01 20:36  浏览次数:102

重庆最牛女炊事员!她用拿锅铲的手握笔,一写几十年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曾在《人民日报》《四川文学》《山花》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并多次获奖。2015年出版的长篇小说《蓝衣女人》是重庆市宣传部重点扶持的文学作品。

她叫做李毓瑜,从炊事员到女作家,她用69年的认认真真、勤勤恳恳,把自己活成了一棵开花的树。

或者,她更愿意形容自己是“笨拙的驴”。

重庆最牛女炊事员!她用拿锅铲的手握笔,一写几十年

李毓瑜,69岁

作家

“我不是一棵开花的树,我是沙漠里的骆驼,或者是一头笨拙的驴子,总之不是开花的树。

重庆最牛女炊事员!她用拿锅铲的手握笔,一写几十年

李毓瑜自称“下半城的女儿”,长在渝中区解放西路一幢上了年纪的旧式井筒子楼里。窄窄的楼梯,摇摇晃晃的扶手,偶尔一缕模糊的光,跌跌撞撞透一点进来,就能微微照亮李毓瑜的家。

说是家,实则是一间“小黑屋”,板壁隔成,十六七平大小。母亲带着5个孩子蜗居在此,每月盼着远在泸州做工的丈夫,兑回15块钱家用,以熬过艰难的当下。

李毓瑜常常想,以后要是能住在亮堂的房子里就好了,白天不开灯,有太阳光从玻璃窗大喇喇照进来。还要有一张大方桌,桌布是白底蓝方格,一束鲜花冒着露珠,开得正水灵……

重庆最牛女炊事员!她用拿锅铲的手握笔,一写几十年

随着年岁渐长,风月渐知,李毓瑜悄悄做了一个更为热烈的梦:文学。

“一家五姐弟,我行二。姐白面长身,妹妹迎风摇曳,弟弟壮实高大,而我,是姐弟中的五个鸡娃摆三行,横数竖数都数不到。外在不足内在补,我决心在这个黑屋里制造我的‘原子弹’——写出长篇小说,当个作家,丑小鸭变成白天鹅。

重庆最牛女炊事员!她用拿锅铲的手握笔,一写几十年

▲少女时期的李毓瑜

不是到文具店买本一毛二分钱的软面抄,一只钢笔,人人就可以成作家。李毓瑜的作家梦,也走得颇为艰辛。

重庆最牛女炊事员!她用拿锅铲的手握笔,一写几十年

1968年12月,《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文章,许多年轻人因此上山下乡当知青。

因为高度近视,李毓瑜第一批被免去农村下乡。此后,她做过清洁工、广播员、代课老师、挖土石方、剥桔子等一系列临时工作。

辗转到了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大量知识分子抓住机会,凭读书考学改变命运。李毓瑜却以“永不改变职业、永远做个炊事员”的承诺,成了某家医院食堂的火头军。

重庆最牛女炊事员!她用拿锅铲的手握笔,一写几十年

炊事员,也就是火头军这个职业,和女孩子实在不是很相宜,每天只能穿着油腻腻的工作服,与黑煤、菜刀、砧板为伍。然而,这个工作之于李毓瑜却意义重大。

“虽然地位不高,火头军却是正经工人阶级。”当然,更重要的是,李毓瑜从“临时工”成了正式工,不仅每个月有26块钱的薪水,而且是实打实的铁饭碗,“我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去高考,去读书,家里就垮了。我喜欢当火头军,因为它是我们家留在大城市安身立命的本钱。

李毓瑜心无旁骛地坚守岗位,煮饭、喂猪、烧火、拉板车、抬米、扛面粉……从不叫苦。一有空就坐在灶门前的角落里,掏出个小本本写写画画,就像蚕子吃桑叶那样,一寸一寸地朝着心中的太阳推进。

散文、诗歌、小说,攒了许许多多。结果母亲把它装满一背篓,背到废品收购站卖了八角钱,“女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已是三十出头的人了,该成个家生个娃了,天天弄你这些八角钱的文学,不是女人的活法。

文学梦换了八角钱,李毓瑜一点儿不悲哀,反正那会儿也没觉得自己是一个作家,“我顶多算文学青年一枚,写作只是我个人的爱好,你卖了我也可以继续写。只要不叫我嫁人,万事好商量。”

 
看重庆 | 新闻 | 区县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