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热门搜索:重庆地区第一门户 
本网供稿:2205084@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看重庆
 

60公里超长隧道群举世罕见,16.5公里几乎不着地……城开高速建设难度无法想象 他们凭啥敢揽这个“瓷器活”

来源:重庆新闻网  日期:2019-03-07 16:21  浏览次数:120

2019年2月28日,在城开高速公路城开隧道内,4—6人操作两台三臂凿岩车,代替了20多人的工作,不仅效率提高一倍,而且施工安全性也大大提高。

2019年2月28日,城开高速公路城开隧道内配备了大量自动监控设备,严密监控施工安全。记者 罗斌 摄

难点举隅

99.2%

城开高速是我市在建难度最大的高速公路,全线桥隧比达77.7%,个别合同段桥隧比在99.2%以上。

13.6公里

将建设全市最长的三座隧道:13.6公里大巴山隧道(尚未开建)、11.4公里城开隧道和7.66公里旗杆山隧道。

60公里

大巴山隧道(陕渝分界点)、旗杆山隧道、鸡鸣隧道、城开隧道、吴家梁隧道和百战溪隧道等,形成长达60公里、举世罕见的超长隧道群。

8条

城开隧道穿越了8条构造带、6条断裂带,存在岩溶、暗河、突水突泥和断层破碎带、煤层及高瓦斯,岩爆等不良地质条件,被称为地质博物馆。

90度

要在坡度六七十度以上,有的近乎90度的山坡上施工,大型机械无法进入现场,只有采用最原始的方法运输物资。

2个多月

负责承建的中铁十一局集团相关人士称,有的施工便桥,所需的几十吨物资,都是用马运上去的,运输距离只有500米,却花了两个多月时间。


2月28日上午,城(口)-开(州)高速城开隧道内,28岁的冯祥权和同事,坐在三臂凿岩台车里。工作服、安全帽、防护眼睛、口罩、耳塞将他们包裹得严严实实。

三人操作的凿岩台车是国内高速公路建设中配备的最先进的全电脑多臂凿岩台车,从瑞典引进。

如此先进的设备,正用于在建的城口到开州高速公路。

城开高速地处秦巴山区,是重庆单条长度最长、工程量最大、建设难度最大的高速公路。要建设这样一条高速公路,如何通过创新技术设备和工艺来攻克建设过程中一个个难题?

重庆日报记者走进城开高速建设现场,进行了实地采访。

机器手“指哪打哪”

黄色的三臂凿岩台车,就是一个长着三只胳膊的机器人。它在冯祥权和同事的熟练指挥下,可以“指哪打哪”。重庆日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三条约18米的长臂,在各自的作业半径内舞动着,瞬间就可钻进岩壁10米深的“肚子”中。

全电脑操作,对冯祥权和同事们来说,工作相对简单。通俗地说,就是坐在三臂凿岩台车里操作平台前,通过按上下、左右等健,指挥着三个长臂,对隧道岩壁打炮眼。

“一只臂1.5分钟内就可打一个炮眼,该炮眼深度至少4.5米、直径0.08米。”冯祥权称,在隧道半圆形约100平方米的作业断面,共有两台三臂凿岩台车作业,共需打约200个炮眼,平均每只臂打30多个。

“三臂凿岩台车每台造价上千万元,这条隧道共有6台。”城开隧道工程总监王兵告诉重庆日报记者。“这个机器人,做起事情来任劳任怨、成本低效率高。”王兵称,较传统人工打眼的方式相比,类似大小的作业面,现在只需4个人,之前却需要20多个人。且打眼速度较传统人工方式提高了2倍。

“更重要的是施工更安全。”王兵表示,长达18米的巨臂,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前方遇到的不良地质灾害造成的施工隐患。

“有了三臂凿岩台车,相当于结束了隧道施工‘肉搏战’。”冯祥权说,以前隧道掘进时,打炮眼都是人工凿孔,工人与岩壁间是“零距离”,一旦发生突水突泥,易造成人员伤亡事故。现在远距离操作,更安全了。

60公里超长隧道群举世罕见

“城开隧道施工难度极大,可以说,世界上高速公路建设所用的先进设备和技术,都在这条高速公路建设中得到应用。”王兵称,三臂凿岩台车只是全线隧道施工采用的先进设备之一。

据介绍,城开高速地处大巴山山脉。要建的高速公路沿着大巴山山脉穿山跨河,钻隧道,施工难度非常大。全长120多公里的城开高速,拥有全市最长的三座隧道:13.6公里大巴山隧道(尚未开建)、11.4公里城开隧道和7.66公里旗杆山隧道。

全线多数路段是桥隧相连,大巴山隧道(陕渝分界点)、旗杆山隧道、鸡鸣隧道、城开隧道、吴家梁隧道和百战溪隧道等,形成长达60公里、举世罕见的超长隧道群。城开高速全线桥隧比达77.7%,个别合同段桥隧比在99.2%以上。

以城开隧道为例,隧址区地质条件极为复杂,穿越了8条构造带、6条断裂带,还有26条断煤层,存在着岩溶、暗河、突水突泥和断层破碎带、煤层及高瓦斯,岩爆等不良地质条件,隧道设计、建设难度大,被称为地质博物馆。

据介绍,目前我市已通车的最长公路隧道是G50沪渝高速方斗山隧道,长达7.6公里。

十八般武艺全部用上

 
看重庆 | 新闻 | 区县 | 联系我们